<span id="z1bp7"><pre id="z1bp7"></pre></span>

    <listing id="z1bp7"><strike id="z1bp7"><mark id="z1bp7"></mark></strike></listing>

        <pre id="z1bp7"></pre>

            <sub id="z1bp7"></sub>
            <big id="z1bp7"></big>

              <i id="z1bp7"><big id="z1bp7"></big></i>
              <del id="z1bp7"><video id="z1bp7"></video></del>

              推揚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推揚網 門戶 人物名人簡歷 查看內容

              李陽鳴人物簡介 履歷簡歷 人生歷程

              2021-4-5 21:50| 發布者: admin| 查看: 1417| 評論: 0

              摘要: 李陽鳴,滿族,生于1976年。中國京劇院二團演員。出身梨園世家,其父李卜春任職于北京京劇院;自幼隨祖父李萬春學藝,為李門第四代傳人。3歲習藝,6歲即與祖父同臺演出《鬧天宮》,飾"哪咤"一角;7歲又與祖父同 ...

              李陽鳴,滿族,生于1976年。中國京劇院二團演員。出身梨園世家,其父李卜春任職于北京京劇院;自幼隨祖父李萬春學藝,為李門第四代傳人。3歲習藝,6歲即與祖父同臺演出《鬧天宮》,飾"哪咤"一角;7歲又與祖父同臺演出《鬧天宮》,飾演"馬童",均受到觀眾好評。10歲于北京市少年宮京昆藝術團學習武生和老生;11歲以《甘露寺》"喬玄"一角,榮獲「1987年全國業余京劇電視大獎賽」老生組二等獎。

              1998年考入中國戲曲學院附中表演系,專工武生、老生。師從米福生、李正平、白秉鈞等老師;學習并演出劇目《戰馬超》《林沖夜奔》《小商河》《挑滑車》《鬧天宮》《獅子樓》《坐宮》《文昭關》《打漁殺家》《十八羅漢斗悟空》《三岔口》等。1990年以《三岔口》《鬧天宮》等劇出訪美、加、日、前蘇聯與新加坡等地,以文化交流增進國際友誼。1994年以《西游記》中"孫悟空"一角出訪日本,受到當地媒體及觀眾熱烈回響。1995年分配到中國京劇院工作至今;擅演劇目《火燒裴元慶》《鬧天宮》《武松打店》《小商河》《三岔口》《野豬林》,并多次隨團赴港臺等地參加藝術節。1996年赴香港演出《火燒裴元慶》。1999年赴臺灣演出《武松打店》《火燒裴元慶》。同年赴法國演出《三岔口》《鬧天宮》,榮獲巴黎市政府頒發的優秀表演獎。2OOO年以《火燒裴元慶》《小商河》《鬧天宮》分別赴港臺等地演出。2OO1年9月參加中日合排的京劇《西游記》,以"孫悟空"一角,在日本各地巡演,受到當地觀眾熱烈歡迎。同年,榮獲中央電視臺舉辦的「哈藥六杯」全國青年京劇演員電視大賽表演獎。2002年參加中俄青年交流團,在俄羅斯各地進行友好訪問及聯歡演出,為中俄兩國人民搭起了友誼的橋梁。 

              除了京劇的表演外,亦涉略其它領域的演出;九六年電影《迷夢初醒》,97年主演電影《大鬧天宮》;電視作品有《魂系梨園》《鏡花園傳奇》《杜心武》等。

              李陽鳴 - 武生風骨

              驀然回首

              在眾多李派傳人中,李萬春先生之嫡孫李陽鳴演出的《兩將軍》格外引人矚目!秲蓪④姟匪鶖⑹龅氖恰度龂萘x》中張飛與馬超的一場遮天蔽日的鏖戰。1923年,當時年僅12歲的李萬春先生演出《戰馬超》,一舉成名,獲得童伶奇才譽稱,八十二年后的2005年底,三十而立的李陽鳴再次登臺演繹這個當年被爺爺演繹得幾乎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勇將形象,戰袍勝雪,銀槍如電,正是一個驍勇善戰、英氣奪人的年輕將軍,使人不免產生時光倒退的錯覺。十歲裁詩走馬成,冷灰殘燭動離情。桐花萬里丹山路,雛鳳清于老鳳聲。李商隱的詩句再貼切不過了。

              消得憔悴

              中國京劇院的演員們正在為慶祝八一建軍節而緊張排練。這是一場氣氛熱烈活潑,武打動作精彩繁多的猴戲,擔綱主演美猴王的正是李陽鳴。

              一遍接一遍的走臺排練之后,演員們都已汗流浹背。我進團十年幾乎沒有周末。李陽鳴說。有的人一夜之間成為明星,更多的人終生默默無聞。三十而立的李陽鳴,3歲開始跟隨爺爺李萬春先生學藝,6歲登臺演出,8年戲校,摸爬滾打,輾轉騰挪,跌打損傷,一路走來,鋪滿鮮花獎杯、掌聲贊譽的同時,滿身是傷。這樣對面坐著,可以眼見的:眉心處縫過七針留下一寸長的傷,左臂骨折用6顆螺絲釘固定鋼板留下一尺長的傷,左眼角留下3針的傷。武生行當沒有不受傷的。李陽鳴說?蓱z負弩充前陣,歷盡風霜萬苦辛。--《春閨夢》中的唱詞未免言重了,可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在這里太詩意,也太輕易,太蒼白了。

              振興京劇的口號提出了二十年,京劇也似乎有了復蘇的跡象,而人們接受京劇,大多流連于纏綿委婉的唱詞,行云流水的唱腔,花葉荼的衣衫,旖旎飄逸的水袖。俏麗的花旦,婉約的青衣,遠比武生吸引人們的目光。許多人都認為武生的功夫是“花架子”,其實那是從小摔打苦練出來的真功夫。中國武術中的功夫是需要時間的,“面壁十年圖破壁”,功夫是需要“工夫”來打磨的。然而,京劇武生的功夫又何止武術!熬﹦∥渖挟斒且婚T深厚的學問,”說到武生,李陽鳴珍愛而自豪,“武生綜合了武術、舞蹈、音樂、歷史……很多方面的知識!蔽耶斎毁澩恼f法,而在他所言的硬件學科之外,還有一些更加精神化的因素:演員自身的素質。我想,這里的素質除卻文化素質之外,更涵蓋了品德。所謂“德才兼備”,所謂“厚德載物”,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切藝術形式總是強調“德”字的,無論書法、繪畫、音樂、武術……這個聽來看似都似乎有些飄忽而過于“形而上”的“德”,正是中國傳統的精髓與根源。德,是品質,是操守,是境界,是有靈性的生命與器物之上升騰的一種“氣”!八{田日暖玉生煙”。只可意會,難于言傳。這種自然氤氳的“氣”源于品德,源于修養,大約也只有“角兒”身上才有。這種“氣”,李陽鳴應該具有了,在他扮演的《野豬林》中的林沖身上,在《兩將軍》中的馬超身上,在《快活林》中的武松身上,在《長坂坡》中的趙云身上……我已經看到了這位年輕的京劇演員,李氏嫡派子孫身上的英氣與正氣。

              獨上高樓

              很多時候,不關注是因為不喜歡,不喜歡是因為不懂得。對于京劇,對于京劇中的武生行當亦如是。在崇尚“復古”之風的某一短暫時期,京劇成為時尚的符號,而曇花一現地被人云亦云又葉公好龍地追捧,可真正熱愛、懂得京劇,懂得武生行當艱辛的人,又有幾何?每一個行業背后都有其甘苦,個中滋味,冷暖自知。武生行當的苦除卻跌打損傷和不被重視之外,還有就是清貧。一場業務演出,主要演員的報酬是50元,作為配角的演員有的只有30元。清貧是一種美德,清貧不移,承擔寂寞,更是可堪珍視的品德。深固難徙,更壹志兮,秉德無私參天地。

              “移風易俗,莫善于樂”,京劇之于人生、社會的教化作用毋庸置疑,可嘆的是沒有人欣賞的京劇,如何發揮其教化作用?高潔、大氣、忠烈、節義……都到哪里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對京劇,對傳統的不屑一顧,善良被當做軟弱可欺,誠實被當做迂腐笨拙;玩世不恭、投機取巧、驕奢淫逸、工于掩袖……卻自然而然地滋生在生活的每個角落!奥吨仫w難進,風多響易沉。無人信高潔,誰為表予心?”好在還有這樣一些人在堅持著不肯放棄傳統道德,不肯傷害自己的清白,即使步履維艱,即使瘦影帶月,凄清冷落。京劇是中國傳統文化。武生是花木扶疏的京劇行當之中的一棵空谷幽蘭。蘭生幽谷,不為無人而不芳。之于京劇,之于京劇武生,可以不喜歡、不懂得,但至少應該給予京劇武生演員一些理解和尊重。甚或興趣和喜愛是可以培養的,可以不會唱,可以不會騰空而起,京劇行當和流派的一些知識,作為中國傳統文化常識結構中的一部分,應該知道。這大概是一種人文素質!妒酚洝分,項羽曾言:“劍一人敵,不足學,學萬人敵!薄叭f人敵”在項羽那里指的是“兵法”,“劍非萬人敵”,“書生不用劍”,關于京劇的知識,亦是兵法,是智慧,是道德,更是情懷。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廣告服務|投稿要求|禁言標準|版權說明|免責聲明|手機版|小黑屋|推揚網 ( 粵ICP備18134897號 )|網站地圖 | 郵箱:vayae@hotmail.com

              GMT+8, 2022-6-23 11:40 , Processed in 0.07727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